雷速体育直播-WRC瑞典站遭遇比《囧妈》更囧的事 零上11度这还是北欧的冬天!

雷速体育直播-WRC瑞典站遭遇比《囧妈》更囧的事 零上11度这还是北欧的冬天!

取消WRC瑞典站10个赛段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瑞典的冬天被取消了……

瑞典的雪呢?

2020年WRC瑞典站已经结束了,但赛事组织机构的CEO格伦-奥尔松却一点都不能放松。作为世界拉力锦标赛全年唯一一站在冰雪赛道上进行的“冬季拉力赛”,今年这项赛事却再一次面临无雪的尴尬,车手们不是在“林海雪原”上飞驰,而是在砾石路面行驶。国际汽联的大家长让-托德已经明确表态:类似事件将不再发生,2021年必须要有其他解决方案,以确保WRC的冬季拉力赛是在雪地上进行!

瑞典人很聪明,摄氏温标便是他们众多发明创造的作品之一,1742年,瑞典天文学家安德斯-摄尔修斯将一大气压下的水的沸点规定为0°C,冰点定为100°C,两者间均分成100个刻度,和现行的摄氏温标刚好相反。这么做是为了避免负号的产生,因为瑞典长年低于冰点以下,利用与现在相反的温标可以避免产生负数。直到1744年摄氏温标才由卡尔-林奈改为现行的摄氏温标:冰点定为0°C,沸点定为100°C。1954年的第十届国际计量大会特别将此温标命名为“摄氏温标”,以表彰安德斯-摄尔修斯的贡献。

瑞典长年低于冰点以下已经成为“历史”

不过由于全球暖化,瑞典的冬天已经不再是长年低于冰点以下。就在上周日,瑞典站SS18赛段的举办地Likenas白天气温是9摄氏度!为了避免钉胎损坏赛道,以及造成直播观感太差,国际汽联在比赛前一天决定将SS17赛段取消,而这已经是瑞典站被砍掉的第10个赛段,而原计划要进行的不过才19个赛段而已,换言之有过半数的赛段因赛段无雪被取消,尤其是最经典的科林坡赛段也因此消失。媒体用“噩梦”来形容,车迷则说是“灾难”

这不是WRC瑞典站第一次面临如此窘境,实际上赛前面临赛事被取消,今年是近五年来的第二次,赛前“盼雪”居然成了围绕在赛事组织方脑海中的主要课题。在以往一米多厚的积雪和几十厘米厚的冻冰,让WRC赛车可以利用钉胎抓地力和雪墙的倚托飙出超过110公里/小时的时速和精彩的甩尾过弯。如今却是完全不同的模样,由于缺少积雪和厚实的冰面,赛车不仅会毁掉路面,造成赛事组织方的经济损失,并且车手们也不敢肆意甩尾,否则就会面临掉进路旁沟里的尴尬。

欢迎冬天到瑞典来晒太阳

目前所面临的状况显然不是瑞典的错,据专业媒体报道2020年1月是有纪录以来史上最热的1月,瑞典如此,欧洲如此,整个地球也如此。今年的WRC瑞典拉力赛在赛前被称作是“寒冷的芬兰拉力赛”,但比赛过程中甚至有人说把他称作是“威尔士拉力赛”感觉也可以。

国际汽联主席让-托德肯定了赛事组织者的努力付出,他们不断观察赛段路面,在某些可能气温走低的赛段浇水等等,但他们左右不了的是气候。让-托德已经明确表态无雪的瑞典拉力赛将不会重演,这意味着赛事极有可能与Torsby说再见。

2020年的瑞典拉力赛很难被称作是冰雪拉力赛了

很明显,瑞典拉力赛就是必须要在雪地上进行。现在这里没有我们期待和喜爱的雪了,我们知道这是气候变化的结果,重要的是类似情况不会再次发生。我们会考虑瑞典拉力赛的连续性,但也要考虑赛事赛前可能被取消,比赛过程中赛段被砍掉的问题。”2021年瑞典拉力赛还在赛历中,但可以从托德的口中听出他有默许将赛地搬离Torsby而北移的意思

WRC的执行总裁奥利弗-齐耶斯拉表示:“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就是要确保全年有一站冰雪拉力赛,并且是能够稳妥的去举办。现在说移师去加拿大,去俄罗斯并非易事,我们不可能在12个月内就做到这一点。目前我没有答案,但这将是未来半年我们需要做的工作。”

WRC瑞典站遭遇尴尬一幕

今年贺岁大片《囧妈》中,徐伊万和卢小花母子俩在雪地里遇熊追击,让两人感情变得更加深厚的桥段曾被诟病情节突兀,但俄罗斯那里的雪地场景却是WRC瑞典站所期望拥有的。论尴尬?!WRC瑞典站应该有一个属于它的位置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